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3.03.26
国家贸易风险及经济研究

新兴国家风险再度浮现:马来西亚、泰国、韩国、中国与台湾信用泡沫化风险激增

新兴国家风险再度浮现:马来西亚、泰国、韩国、中国与台湾信用泡沫化风险激增

科法斯集团(Coface)最新原创指标

 

新兴国家在2013年估计有5.1%的经济增长,而且主权与外在基本面也有所改善,但新兴国家的风险尚未完全消失,只是形式 发生了改变。新兴市场目前面临三个主要风险。在政治方面,紧张的局势加剧,如北非与中东 存在政治抗争活动,如今抗议也蔓延至俄罗斯与印度。在经济方面,保护主义逐渐抬头。在金 融方面,很多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在亚洲,银行对私有企业的贷款放宽速度过快,埋下了信用泡沫化的隐患。

 

 

由于政治局势不稳,人民感到困惑,加上改革机制快速发展,促使更多激烈行动

 

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浪潮,显示新兴国家社会对政治、文化与制度上的一种新需要。为分析一个 社会对政治解体的承受力,科法斯集团创造出一套包含两项指针的分析模式:政治变革压力 (通胀、失业、贪污防治,等等),用以衡量一个国家社会政治的紧张程度;政治变革机制(教育、社会网络、年轻人在人口中所占比例、妇女的角色,等等),以度量社会将这些压力转化为政 治行动的能力。

 

在接受分析的30 个新兴国家中,北非与中东地区,其改革压 力和实现改革的机制的指标高企。这项分析 指出该地区一直存在不稳定风险,特别这些 地区的后革命政权已被证明无法满足当初将 他们推向权力的人民需求。

尼日利亚、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都显示政治 变革压力高于或等于突尼斯与埃及,但本国 的机制限制了这些国家人民将这一压力转化 为剧烈政治变革的行动。

 

 

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对企业造成潜在问题

 

自2008年,很多新兴经济体将资本控制与保护主义作为对抗外部强权控制的武器。但它们对企业 经营也带来一定风险。例如俄罗斯、阿根廷、及与前两者相比程度没有那么深的印度,到目前 为止,都还是保护主义实施等级最高的国家,而墨西哥、南非与土耳其,对国际贸易则保持相 对开放。

 

由于各种管制措施,付款和追索程序非常繁杂,进口商获得付款的时间越拖越长,而对于想出 口到这些保护主义国家的公司而言,这也会造成诸多障碍。以全球规模来看,虽然目前的影响 有限,但在生产流程国际分工愈细的大环境下,这种影响必将愈来愈大,并对价值链中的公司 产生负面冲击。除此之外,这种趋势也可能对处在国内需求衰退期、寻求多元成长机会的欧洲 国家造成更多的冲击。

 

亚洲新兴国家信用泡沫化风险激增

 

自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以来,新兴经济体由于货币扩张政策,以及未能审慎控制,银行信用持续成 长,已到了形成信用泡沫的临界点。

 

科法斯根据比较信用库存额与信 用增长计算出的信用泡沫化指标 估计,新兴亚洲是信用泡沫化风 险最大的地区(马来西亚、泰国 及与前两者相比程度较低的韩国、中国与台湾)。虽然其他国家 私人企业的信用库存额还没有那 么高,但也在快速增加中。
智利、土耳其、俄罗斯与委内瑞拉也 都有信用扩张,或接近信用扩张 的趋势。

下载本新闻稿 : 新兴国家风险再度浮现:马来西亚、泰国、韩国、中... (468.07 kB)

联系


中国大陆

程 驰
电话.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中国香港
 
陈佩瑜
电话. +852 2585 9188
patience.chan@coface.com
 
 
中国台湾
 
李圭之
电话.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顶部
  • 简体
  • English
  • 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