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9.04.09
国家贸易风险及经济研究

“莫迪经济学”实行5年后,印度经济仍然脆弱

Despite five years of Modinomics, India continues to be constrained by economic fragilities

纳兰德拉·莫迪在2014年竞选印度总理时,承诺将提升印度工业的竞争力,以促进经济增长。印度即将在4月11日和5月19日举行新一届大选,而莫迪也将再次上阵争取连任。印度当前的经济状况相比2014年有所改善,但是许多莫迪从前任者手中“继承”的结构性脆弱环节却仍在困扰这个国家的经济,而近年实施的经济改革成果亦是毁誉参半,這让民众对莫迪的期待有所落空。

 

 

 

 

  • 印度政府在2016年实施了《破产法》(IBC)以整合所有破产清算及银行资产负债表上不良资产(NPA)处理的相关法律。尽管引入新法案以来,已经有多达12000宗诉讼,但由于国家公司法法庭(NCLT)的资源限制,导致案件拖沓严重,裁决破产平均仍需4.3年。而且,对于那些不了解印度市场及其法律体制的外国投资者而言,对有关法律程序的了解和实施仍然相当困难。

 

  • 2016年,莫迪推出废钞令,其意在打击非法洗钱和逃税,这些问题困扰印度经济许久,导致其税基低下,无法支撑该国日益迅猛的人口增长。然而这场运动导致那些依赖现金的行业陷入流动性紧缩,并引发需求衰退,拖累正规经济。而且废钞令实施过于突然,令投资者陷入恐慌,引发资本外逃。

 

  • 印度在2017年引入了商品服务税(GST),以增加政府收入。然而和废钞运动如出一辙的是,此举对国内消费造成了一次负面冲击。而且,尽管这次税收改革可称得上里程碑式事件,但却远非完美无缺。GST仍过于复杂,对不同商品品类有不同税率,而许多重要产品,如石油,仍不在其方案涵盖范围内。

 

这些经济改革的后果是印度GDP增速在2017年跌至6.5%,创下2012年以来新低。如今回头来看,尽管废钞运动和GST的引入从中期来说有其理性一面,但其实施无疑过于急進,导致了许多短期的不确定性。印度经济至仍被市场资金流动性紧拙以及贪污问题困扰,对国内外投资者乃至莫迪的政绩都非好事。2018年,印度人民党(BJP)便遭遇挫折,尽管其在印度29个邦中的18个邦仍居主导地位,但在2018年的地方议会选举中,人民党在数个重要邦中皆落败,这对2019年大选而言并非好兆头。

 

在意识形态和经济方面的妥协

假设莫迪能夠成功确保足够的选票以获得过半数的胜选,但是第17届国会的情况將仍是四分五裂。莫迪如要达到改革目的,将不得不在意识形态和经济考量方面做出一定妥协,因為一个分裂的国会只会拖慢印度的改革进程。新政府尤其需要聚焦的问题是整顿银行业以及促进就业,以吸收印度日益增长的劳动力(2018年印度共丧失110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83%是在农村地区,而莫迪在2014年曾誓言要促进经济和就业的增长)。印度要应对劳动力的增长,其经济增速就不能低于8%。在政治压力渐增的背景下,要在提升宏观经济稳定性的同时达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

 

2018 年工业生产年同比平均增长为5.1%。相比2017 年3.5%的低值有所提升,但尚远不及印度的增长潜能,也落后于其他地区内国家如中国,”科法斯亚太地区经济师卡洛斯·卡萨诺瓦(Carlos Casanova)指出,“要建设足够水平的基础设施,外国直接投资必不可少。巨大的供应失衡仍在制约印度的基础设施投资,这会在中长期对印度经济活力带来多重影响,促使更多外资流入到制造业实为来届政府的当务之急。”

 

下载本新闻稿 : “莫迪经济学”实行5年后,印度经济仍然脆弱 (297.37 kB)

联系


中国大陆

程 驰
电话.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中国香港
 
翟继志
电话. +852 2585 9188
leo.chak@coface.com
 
 
中国台湾
 
李圭之
电话.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顶部
  • 简体
  • English
  • 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