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8.05.04
国家贸易风险及经济研究

非洲:外汇储备逐步减少 再次崩盘的风险上升

risks of another crash
  • 自2014年以来外汇持续受压,对企业运营产生了直接影响
  • 2017年,原材料价格的上涨缓解了对南非、尼日利亚、埃及和西非经济货币联盟(WAEMU)的汇率压力
  • 安哥拉、埃塞俄比亚、中非经济货币共同体(CEMAC)及受到埃博拉病毒影响的各国形势依旧严峻

 

  

 

 

 

货币贬值有所缓解,但汇率市场的压力指标依旧预示着一连串风险

受到原材料价格下跌的影响,大多数非洲国家货币在2013到2016年间贬值超过20%。企业受到直接冲击,不得不面对进口产品价格加速上涨、外汇标价债务增长以及国际交易成本上升等多重影响。除了货币波动外,外汇压力也导致了流动性危机和资本管制或是进口许可政策的施行,对企业的运营造成了破坏。

  

Africa_cn

 

2017年,贬值趋势有所缓解—尤其在南部非洲,南非、赞比亚和莫桑比克,得益于自由浮动汇率制和贸易余额的改善,这些国家的汇率相对企稳。EMPI(外汇市场压力指数) 的变化显示,2016到2017年间,在汇率制度灵活性欠佳的国家,如西非经济与货币联盟各国(WAEMU ) ,压力指数也有所降低。在尼日利亚,EMPI在2017年大幅下降,原因是油价的反弹和2017年4月投资及出口外汇窗口的放开,这一措施让外汇储备逐步恢复。在北非,情况呈现分化之势。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仍承受较大压力,而利比亚在2017年石油生产复苏的提振下状况有所改善,埃及则在埃及镑汇率稳定,且外汇储备回升80%后,EMPI出现负值(其在2016年底达到91%的峰值)。

尽管如此,2014-2016年期间汇率失衡的遗留问题仍对部分货币造成贬值压力。在安哥拉(宽扎的官方汇率和平行汇率间仍有差距)和中非经济与货币共同体(CEMAC) 内,尽管相对稳定,但仍不能排除西非法郎贬值的可能性),外汇储备持续减少。2014年爆发埃博拉病毒的诸国,如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等形势依然严峻。在埃塞俄比亚,持续的经常账户赤字对外汇储备和货币汇率均造成下行压力,其货币仍估值过高约7%。

 

外汇储备水平中位数已降至3.2个月的进口额

由于自2014年以来为支持货币汇率使用外汇过多,外汇储备已经逐步消耗。2014年,非洲国家外汇储备水平中位数为3.9个月进口额,而2017年这一数字是3.2个月。另有7个国家(赞比亚、莫桑比克、几内亚和CEMAC成员国)的储备已降至3个月以下。尚有较多储备的国家也未能幸免,由于过多依赖未加工原材料出口,其储备下降速度惊人。这也令外汇市场暴露在急剧的波动之中。对那些出口农业原材料且其近期价格相对较低的国家,情况正是如此。这些经济作物包括可可(科特迪瓦、加纳、尼日利亚和喀麦隆)和咖啡(埃塞俄比亚、乌干达和坦桑尼亚)。此外,非洲对气候变化的极度依赖也是另一个风险因素。
除了这些薄弱环节,还需考虑政治风险和美国货币紧缩周期的加速到来,也会再次加速资本从该地区外流,从而再次加大汇率压力。

 

Download the publication

 

 

 

 

 

 

 

 

 

 

 

下载本新闻稿 : 非洲:外汇储备逐步减少 再次崩盘的风险上升 (339.47 kB)

联系


中国大陆

程 驰
电话.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中国香港
 
陈佩瑜
电话. +852 2585 9188
patience.chan@coface.com
 
 
中国台湾
 
李圭之
电话.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顶部
  • 简体
  • English
  • 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