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出版刊物及活动
2015.01.28
国家贸易风险及经济研究

2015 科法斯全球国家风险论坛: 受制于多重风险,2015年全球经济复苏举步维艰 - 中国首被列入A3“负面观察”名单

2015 科法斯全球国家风险论坛: 受制于多重风险,2015年全球经济复苏举步维艰 - 中国首被列入A3“负面观察“名单
全球经济正在逐步复苏,相较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活跃,其增长仍较为平缓。全球经济增长持续缓慢加速的趋势:继2013年的2.7%与2014年的2.8%之后,2015年将有3.1%的增长。预期在发达国家(2014年1.7%,2015年2.1%)和新兴国家(从4.2%到4.3%)均有微幅的增长。

 

 

 

发达国家:由于欧洲投资有限,虽有复苏,但仍薄弱

科法斯对于发达国家的风险评估,抱持谨慎乐观的态度。首先,美国凭借着强劲的国内需求及真正的产业复兴,如汽车业,企业的产能利用率达九成,预期美国将会有强劲增长(2015年2.9%)。较低的能源成本、页岩气的扩大开发和油价下跌使企业能有效降低成本,虽然仍受限于工资上扬的压力。在科法斯行业风险评估中,美国的钢铁产业是唯一被认为是高风险的行业,化工、纺织、交通运输、汽车等行业归类于中等风险。

欧洲经济复苏虽然缓慢,但仍有迹可寻:2015年欧元区应可达到1.2%的经济增长(在2013年-0.4%,2014年0.8%之后)。继最近对西班牙、德国和奥地利的评级调升之后,科法斯宣布将葡萄牙(B)置于正面观察之列。受益于其救助方案,葡萄牙正经历经济正增长(2015年1.2%)。企业的财务状况正在缓慢改善,利润恢复,破产下降。

我们也注意到,在法国和意大利,企业的财务状况正陆续改善。科法斯特别预测,由于法国政府实施的“责任契约”和油价的下跌,到2015年底,法国企业的保证金率将达到31.1%(与2009年的水平持平)。但身处于低通胀(lowflation)  的环境及欧元区升高的政治风险(对于各国政府开展改革的质疑、对欧元区建设持敌对态度的政党日益增加),企业对投资决策仍然十分谨慎。

储存现金的行为是欧洲低通膨的主因。事实上,政府和企业的沉重债务意味着很大比例的营收将被用于偿还债务。然而,需求低迷造成的“负通胀”将导致实质债务值的攀升。政府和企业债务的减少导致了持续的通货紧缩压力,这样压力又使减少债务的问题更为复杂。在此背景下,欧洲央行 (ECB)主动出击避免通货紧缩危机,使企业投资及家庭消费更为安心;然而,该措施仍无法实质有效刺激投资欲望。 

科法斯首席经济学家伊夫•兹洛托斯基(Yves Zlotowski)认为:“主权危机之后,欧洲出现另一种情况相反的风险:因庞大债务而实施的节约措施,反而相当程度影响经济复苏、加剧通货紧缩压力。地缘政治事件的不确定性阻碍了经济成长,主要是俄罗斯及乌克兰的地缘政治危机影响投资者的信心。最后,欧洲本身的政治风险影响投资信心。就这方面而言,2015年的选举将是重要的考验。”

 

新兴国家:重回“传统”的危机模式,只有少数幸运的例外

虽然新兴国家整体的成长势头仍十分强劲,但却正经历资本外流及经常性汇率波动等传统形式的金融危机。 2009年以来,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南非及俄罗斯等六国的货币波动正可作为例证。由于经济成长放缓、私人及企业债务攀升、货币持续贬值等原因,科法斯因此调降部分国家风险评级。近期调降的国家分别是土耳其调降至B(预估2015年经济增长3.5%)、俄罗斯调降至C(预估2015年经济衰退3.0%)。更值得关注的是,虽然部分企业面临风险,系统性金融危机已不再是新兴国家必然面对的风险。大部分新兴国家的银行及公共部门财政已更加健全,总之,在紧急状态下大型新兴国家不得不求助IMF的情况已经消失。委内瑞拉及阿根廷两大拉美国家在2014年通过了货币外部流动性风险的考验,有赖于中国在此扮演“流动资金提供者”的角色。

另一方面,部分国家趁势而起。例如评级为C的越南,尽管商务环境仍然困难,但由于汇率回稳,电子产品出口带动的整体市场回温,以及成功吸引外资特别是韩国的投资,因此被列入正面观察名单。此外,斯里兰卡自2009年内战结束以来,经济增长强劲加上预算赤字有所下降,科法斯因此将斯里兰卡调升为B。

 

中国被列入"负面观察"名单:2010 年以来企业风险首度遭调降

科法斯认为,中国已步入危险地带,因此调降中国国家风险评级,列入A3负面观察名单。

目前,中国企业正面临几项挑战:科法斯预估2015年经济增长率为7%,确定其经济增长出现放缓;此外冶铁及建筑等行业依然面临产能过剩问题。

更重要的是,债务问题已经达到令人担忧的程度。科法斯估计,企业和私人债务已达GDP的200%。银行信贷扩张速度快于GDP增长的问题仍然持续存在,影子银行的不透明及高利率融资也加剧了信贷扩张的问题。这期间的风险增温是中国经济增长“正常化”不可避免的内在阶段。中国政府愿意鼓励消费、损害投资,以缓和产能过剩问题,其实是意味着企业的庞大债务不能从系统以再融资的方式解决。因此,我们预计2015年中国企业支付货款将出现困难,国内经济活动活跃度降低,但中期会更为稳定。

 [1] 低通胀:低增长,低通货膨胀

下载本新闻稿 : 2015 科法斯全球国家风险论坛: 受制于多重风险,2015... (231.81 kB)

联系


中国大陆

程 驰
电话. +86 21 6171 8100
chloe.cheng@coface.com
 
中国香港
 
翟继志
电话. +852 2585 9188
leo.chak@coface.com
 
 
中国台湾
 
李圭之
电话. +886 2 7734 0287
grazia.li@coface.com

顶部
  • 简体
  • English
  • 繁體